logo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与我们联系,网站建设服务热线:0311-89689818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联系我们更多>>

    • 地 址:石家庄市广安大街丰产支路5869号
    • 电 话:0311-89547818  
    • E-mail:email@xiaogaomedia.com
    • 联系人:张女士   18738457401
    • 刘先生   15036954121
           

新世纪娱乐主页 > 融资资讯 >

华兴资本15分钟撤回饿了么融资新闻稿背后的秘密

     

  决定6.3亿美元投资的周期可能很长,那么撤回决定可以多短?在线外卖订餐平台饿了么以实际行动回答了我们:15分钟。

  8月28日中午,饿了么宣布获得中信产业基金、华联股份领投,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歌斐资产等新投资方以及腾讯、京东、红杉资本等原投资方跟投的F轮6.3亿美元融资。

  还在对这笔“全球外卖平台金额最高的一笔融资”感到的时候,连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内的,又收到了饿了么此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华兴资本撤回新闻稿的邮件。

  相比撤稿的迅速,29日凌晨,华兴资本做出回应称:撤回发布的,是应华兴资本饿了么融资项目负责人的要求,出于严谨的考虑,在原新闻稿的标题和正文中将“F轮6.3亿美元”补充完整成为“F轮系列6.3亿美元”。

  华兴资本的回应似乎并不能回答实际融资额是否夸大这一最关心的问题。不少投资人在听闻这一事件后的第一反应,仍觉得这只是创投圈“公开的秘密”中的又一例而已。

  对于“系列”的说法,华兴资本随后给《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发来进一步释疑称,公司按市场惯例,在完成大部分现有F轮投资者签字交割的同时,将有明确书面投资意向但尚未完成最后文件工作的投资人时间期限放宽,总体融资系列会有两个交割节点,因此称为系列。

  多位投资人向记者认可了“融资系列”这一说法,但这些投资人均称,至少在早期项目中,融资对外宣布的节点应该是交割完成之后,而非签字之后,因为只要一天不完成交割,随时都有发生变数的可能。

  饿了么选择在这个节点宣布,一种可能是想投的机构太多,公司没有最终决定;另一种可能是让还在犹豫的投资人下决心。

  “当然,不排除饿了么这次融资中,双方都是极为信任的,毕竟有一部分是老的投资人。并且,在F轮的融资中,跳票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一位投早期项目的资深投资经理对记者表示。

  “现在大家不都这么干吗?都是生长,融了三四百万美元说融了1000万美元,融了三四千万美元就说融了1亿美元,大家都已经习惯这个泡沫的存在了。”国内一家知名VC的投资经理对记者表示,投资人也乐于看到吹高的估值。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曾在今年年初提出,希望创投界一同消除虚报投资额的现象。“我要求这些公司要么不报融资消息,要报就要报真实数字,否则我会在微博里‘不小心’透露我所知道的。”

  2006年3月,360宣布获得2000万美元融资。但翻看其2011年3月14日提交的招股说明书,实际数值为1630万美元。2012年10月,迅雷宣布完成D轮5000万美元融资,而其2014年6月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上显示的实际融资额为3750万美元,夸大1250万美元。

  除此以外,京东、58同城、途牛网、新浪微博、网秦、欢聚时代、唯品会、暴风影音、窝窝团、智联招聘等企业的招股说明书中的融资数字和上的融资额都没有稳稳对上号。

  对于创业者来说,借着巨额的融资额可以免费做一场营销,同时给竞争对手制造压力。甚至有创业企业对记者透露,很多时候同业“友商”也不会彼此拆穿,共同把市场“吹”大。而之所以夸大融资额的情况泛滥,也是因为当前的创业下,造假“零成本、零风险”。

  “对于融资来说,很快冬天就要来了,我对我所投的企业是这么说的,你们现在能融的话,赶快融钱,而且要准备12~18个月的现金流。”在近日创业邦主办的“2015创新中国总决赛暨秋季峰会”上,软银中国资本主管合伙人宋安澜对着数千个创业者说道。

  不少PE、VC大佬都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在投资不确定的情况下,创业者的确要根据自身情况做一番思考。

  “和十年以前的项目比起来,现在很多项目要靠大量的资本,这很CEO的融资能力。站在VC角度来说,并不是说这种烧钱的项目不一定不能投,但的确不确定性比较大。”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对记者表示。

  复星昆仲资本管理合伙人王钧认为,之前好多钱砸下去,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这些行业壁垒不高,这些壁垒包括了消费习惯、用户量、市场份额。“回过头来看,在很多行业是对的,比如Uber、滴滴快的,这种还烧得有一定道理。但好多企业烧完之后,要回答你还剩下什么这个核心问题。”

  “90%的所谓的O2O都是值得商榷的。”赛富基金合伙人羊东也对记者说道,烧钱的方式一定会受到很大打击,衡量是否值得烧有两个标准:能不能急速增长,以及是否能够稳住,说到底仍然是企业是否能够有增长。

  “投资人提供粮草、弹药,赌第一名,把别人都灭了,我觉得是可以烧的,但一定得是能稳得住的企业。也许在交通领域,可能就能烧出来,因的是效率高了很多,但是在其他领域,也许是我看得没有那么透彻,很多公司烧完后能不能稳住是个问题。”羊东说。

  他认为,在投资节奏整体放慢的当下,创业者得在某个领域内提供一个相对垄断、把握得住的服务和产品。“第一,肯定会赚钱,容易赚钱,第二,压力解决后可以不断试错发展。烧很多钱多数时候是不靠谱的,会稀释大量股份,对创业者来说不应该是这样,而是应该在这个过程中能够赚钱、成长。”

  风和投资董事长吴炯也对记者表示,相对晚期,特别是接近上市的企业对市场和自己的盈利模式需要特别关注。

  “如果你是一个创业公司,第一,你要深挖洞、广积粮,准备好过冬的粮草。如果今天正在谈的一些投资,在今后三五个月拿到融资,赶快把钱拿到手。第二,开源节流,所有这种补贴很厉害、烧钱很厉害的公司要小心,如果完全靠烧投资人的钱,自己不能造血,在资本市场转冷的情况下可能会有危机。”吴炯说。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