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与我们联系,网站建设服务热线:0311-89689818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联系我们更多>>

    • 地 址:石家庄市广安大街丰产支路5869号
    • 电 话:0311-89547818  
    • E-mail:email@xiaogaomedia.com
    • 联系人:张女士   18738457401
    • 刘先生   15036954121
           

新世纪娱乐主页 > 创新动态 >

四个全面大家谈走进郑州金水区:社区是我家治

     

  习总强调:“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到城乡社区,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强了,社会治理的基础就实了。”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社区常重要的一环。这期“四个全面”大家谈走进郑州市金水区的社区,谈谈如何提升社区治理和服务能力。

  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社会的安定和谐是前提和基础。作为社会的“细胞”,社区“个头”虽小,功能却大,它是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的重心,保障和改善民生的依托,提供公共服务的平台,社会稳定的根基,是现代国家治理体系的组成部分。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全面深化的总目标。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形成从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到社区治理一体贯通、一脉相承的治理体系。

  习总强调:“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到城乡社区,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强了,社会治理的基础就实了。”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社区常重要的一环。这期“四个全面”大家谈走进郑州市金水区的社区,谈谈如何提升社区治理和服务能力。

  社区干部不是官,却是啥事都得管的“小巷总理”;社区逐渐承担起由单位剥离出来的诸多服务功能,服务越来越多样化、人性化。

  焦丽锋(郑州市北林街道办事处鑫苑社区主任):我们社区工作可以分为三个方面,一是以社区党建为主要内容的党务工作,二是包括社保、计生、治安协管、稳定等在内的政务性工作,三是帮扶救助、文化活动等公益性工作。我粗略统计了一下,这三个方面其实包含了一百多项具体工作。社区干部虽然不是官,却是啥事都得管的“小巷总理”。

  姚丽华(郑州市经八街道办事处省委社区二级网格长):作为网格长,我们的职责就是在所辖的街道网格内,及时发现涉及群众利益的问题,协助职能部门尽快解决问题,并根据居民的需求提供各种服务。从整治黑网吧、黑诊所、黑作坊,到帮助设立居民活动室,再到发动群众成立各种文化活动组织,大大小小的事我们都要管。三年多来,我们社区的网格长已累计发现问题18588件,解决18180件。“有事就找网格长”,已经成为居民们的口头禅。

  郭英儒(郑州市北林街道办事处国泰花园社区主任):社区工作繁琐、具体,也少不了遇到被居民的委屈事儿。今年3月,我们对居民做入户信息登记,有一户居民就是不让社区工作人员进门,还说我们是小偷,要打电话报警。没办法,我们只好一趟又一趟上门,一次又一次解释,才把工作完成。赶上忙的时候,我们加班加点,饭都吃不上一口,也顾不上自己家里的事,家里老人孩子抱怨,我们咋会不委屈、不心酸?类似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但是在社区工作,就得挑得起这副担子,受得起委屈和埋怨。

  杨杭军(郑州市民政局副局长、市社区建设服务局局长):以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基层社会管理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从计划经济下的单位制、街居制逐渐转变为市场经济体制下的社区制,社区逐渐承担起由单位剥离出来的诸多服务功能,包括治安、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社会救助、就业、卫生、防疫等。现在,随着社区服务越来越多样化、人性化,社区居民整体感觉到,在社区生活越来越方便、越来越舒心。

  从社区“管理”到社区“治理”,一字之差,体现观念转变;“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被淘汰,转而“积极参与,主动承担,共建共享”的社区。

  王(郑州市北林街道办事处鑫苑社区居民):社区是居民共同的家。既然在一个家生活,就免不了产生矛盾。我和社区里不少老年人都喜欢跳广场舞,刚开始的时候一些居民嫌吵,有的站在音响跟前就是不许放音乐,有的甚至把打腰鼓的鼓槌都给折断了。遇到这事儿咋办?社区居委会做了大量工作,听取双方的要求,协调大家找一个都可以接受的办法。我们也找那些居民协商,音响声音多大合适,跳舞时间怎么调整。经过协商,这个矛盾最后总算是解决了。

  焦丽锋:广场舞是老年人锻炼身体、享受生活的重要平台,但是在不少地方确实存在着广场舞扰民的现象。怎么处理和调解这一矛盾呢?从社区的角度来说,首先是要进行科学、有效的管理和设计,比如在选址上要尽可能远离居民区,还要有专人对跳舞的队伍、时段、音响等进行管理;另一方面,也要依靠群众自身的力量,充分沟通,相互尊重,和居民一起来设计更好的解决方案。只有这样,才能形成“舞照跳,人人乐”的和谐局面。

  张美荣(郑州市花园街道办事处通信花园社区居民代表):像我们社区,以前邻里关系十分陌生,见了面最多就是打个招呼。后来,社区里充分调动各个楼组在职、退休人员中的的积极性,每个楼组都成立了小组,再加上居民自治小组和楼组志愿者,共同组成楼组服务队,为居民提供为老服务、双职工家庭子女服务以及裁裤边、理发等20多项便民服务。现在,我们社区的居民有什么问题,基本上小事不出楼组、大事不出社区就能解决,居民的归属感和幸福感也越来越强了。

  郑灏东(郑州市金水区区委):这几年,我们的社区正悄悄地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除了的改善以外,更多的是越来越多的居民参与到社区治理当中。就像我们正在的“积极参与,主动承担,共建共享”的社区,有了居民的参与,社区才变得更加和谐。以前我们把社区工作叫“社区管理”,现在大家叫“社区治理”。从“管”到“治”,一字的变化,体现的是观念的转变,的更新。过去社区事务的管理是由上到下,而治理则是让大家都参与进来,大家的事大家办,大家的事大家管。在这样一种引导下,我们这几年做了一些探索,最主要的一个经验就是“依靠群众,推进社区管理创新”,其核心就是以网格化为载体,以基层四项基础制度建设为支撑,以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为引领,把的市场监管、公共服务、社会管理、与居民自治互相衔接相互支撑,形成一个共同的治理体系。

  要改变当前社区工作职能繁多、任务繁重的局面,就要实现社区治理主体的多元化,推动社区、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三社联动”在社区中的探索实践。

  杨杭军:前几天,“李克强总理怒批奇葩证明”的新闻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这个问题从侧面反映了当前社区工作面临着职能繁多、任务繁重的现实。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导致很多部门把社区当成了机构的延伸,也因此把很多本应由部门承担的行政事务下派至社区。为解决这一问题,各级和民政部门也做了很多努力,比如专门成立社区工作站、建立社区行政事务准入制度等,目的也是把社区的行政工作和服务职能做一个适当的划分。

  竹怀农(河南省民政厅基层和社区建设处处长):提高社区治理能力,最核心的内容,就是要在厘清职责边界的基础上,实现社区治理主体多元化,完善社区的治理结构。也就是说,在社区治理当中,切实强化社区党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继续发挥各级的主导作用,充分发挥社区居委会的主体作用,注重发挥社会组织、群团组织、业主组织、物业组织以及驻社区单位的重要协助作用等,从而形成多元参与、共同治理的工作气氛。

  杨宇峰(郑州市北林街道办事处党工委):目前社区有两大问题愈加凸显:一是社区原有单一的行政化管理和服务模式,已经远远不能适应社区群体多元化的现实;二是目前社区人员的数量和能力与社区治理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比如北林办事处每个社区正式工作人员只有7到8人,而要服务的群众则有上万人,确实感觉力不从心。为解决这一问题,近年来,区委、区通过推动辖区单位联建共建、购买社会服务等方式推动社区、社会组织和社会工作者“三社联动”机制在社区中探索实践,取得了良好效果。

  陈骋(郑州市南阳新村街道办事处绿城社工服务站社工):不少嘉宾都提到了社会工作者在社区治理当中的重要作用,但很多人对社工还不太了解。打个比方,如果说义工、志愿者是业余雷锋的话,社工就是职业雷锋。以社区为老服务为例,志愿者通常都是在特定节假日举办一些慰问老年人的活动,而我们则是通过专业的项目化运作,为老年人提供更多长期的、个性化的服务。比如我们绿城社工推出的“311类家庭”关爱空巢老人项目,就是由3名社工或志愿者与1户空巢老人组成1个类家庭,向老人提供经常性的心理慰藉、生活照料等服务,弥补空巢老人的亲情缺失。

  把基层四项基础制度和网格化管理长效机制深度融合,以激发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活力,提高社区居民的自治能力,真正把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变成“零距离”。

  纪德尚(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全面深化,总目标就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实现这个目标,需要重心下移到基层。基层的重点就在社区。推进社区治理体系现代化,一个核心是政社分开。要激发社会组织的活力,加强社会组织的监管,发挥社会工作者的一系列作用,如提供社会服务、传递社会政策、化解社会矛盾、解决社会问题等。要在党委领导下、主导下、社会协同配合、社会组织和的共同参与下,大幅提高基层社会治理水平,使我们的社区更加和谐、美好。

  周纪斌(郑州市经八街道办事处党工委):郑州市的“网格化”社区治理模式,就是推进社区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个创新实践。所谓“网格化”,通俗地说,就是把城区划成一个个小块,再通过整合各方力量治理每一小块,实现预期目的。运行三年多来,我们辖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街景市容变得更加整洁了,群众办事和生活更加方便了,辖区党群干群关系在网格化管理当中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和密切。

  郑灏东:社区治理的根本目标,就是让社区更加和谐。这需要我们进一步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创新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把郭庚茂提出的基层四项基础制度和郑州市推行的网格化管理长效机制深度融合,在融合的过程中给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务。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探索四项基础制度在基层的建立与落实,同时理顺社区治理体制、加强载体阵地建设、加大财政支持力度,使社区治理更加有效,使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享受到更多的快乐和幸福。去年郑州市推行城市精细化管理服务先行区,一共40平方公里的区域,金水区就占了37平方公里。我们将借助这一契机,在和服务方面都上一个新台阶,真正实现“走进金水区明显感到不一样,居住在金水区明显感到不一样”的目标。

  竹怀农: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对于协调推进“四个全面”、建设“四个河南”、推进“两项建设”,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下一步的工作中,要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的社区治理制度,激发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治理的活力,提高社区居民的自治能力,壮大发展社区专业社工队伍,打通服务居民“最后一公里”。通过这些举措,把更多的社区建设成为管理、服务完善、安定有序、充满活力的社会生活共同体。

  @田野石头:社区联系着千家万户,关乎千千万万的切身利益,我们要创建平安社区、文明社区、富强社区、美丽社区,使生活于此的百姓感觉到家的温暖,使他们生活得更有品位,更有质量,更加幸福。

  @火云贺者:社区工作人员要管社区很多的事儿,忙起来就是“5+2”“白+黑”的工作状态,居民也要对他们多一分理解和包容。工作人员太少了,引入社工很有必要。

  @我没话费了:社区是我家,文明和谐靠大家。社区治理不只是社区工作人员的事儿,也是我们每一个居民的事儿。我们把社区真正当“家”了,社区的服务也会跟我们更贴心,住在社区的幸福指数也会更高了。(李俊)

  小社区,大社会。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来自不同地域的人,共同生活在一个钢筋水泥的“丛林”里,一个个由熟悉的陌生人组成的社区,成为居民共同的生活家园。在这个家园里,需求多样化、个性化,小小社区是一个缩微版的大社会。如何让社区里的居民安居乐业,着的社会治理能力。

  党务工作,政务性工作,公益性工作,这三个方面包含了一百多项具体工作。社区干部虽然不是啥官,却是啥事都得管的“小巷总理”。当我们认识他们时,我们会由衷地赞一声:你好,“小巷总理”!正是有了社区工作人员的恪尽职守、奉献,大多数社区才有了“舞照跳,人人乐”的局面。

  小社区,强功能。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需要安定和谐的社会氛围。作为服务群众的最前沿,社区的治理能力如何关乎每个社区居民和家庭的幸福指数,关系社会的安定和谐,“小巷总理”肩上的职责沉甸甸、重千钧。

  当好“小巷总理”,除了社区工作人员自身的不懈努力,更需要党委的鼎力支持。社区目前所遇到的难题,是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必然产物。破解这些难题,需要的是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匹配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各级党委只有扎实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切实为我们的“小巷总理”排忧解难,才能形成 “社区是我家,治理靠大家”的大好局面。(丁新伟)

点击次数: